主頁 > 聯系我們 > 促進經營者依法合規開展經營活動

促進經營者依法合規開展經營活動

   《免罰清單》規定,對于適用不予行政處罰的市場輕微違法違規經營行為,行政執法部門應當堅持處罰與教育相結合的原則,通過批評教育、指導約談等措施,促進經營者依法合規開展經營活動。這也是監管部門的初衷,在讓市場主體感受到政府釋放的善意溫情的同時,也讓企業意識到,依法合規誠信經營是企業發展的底線。2019年3月11日,英國智庫Z/Yen集團與中國(深圳)綜合開發研究院聯合在迪拜“全球金融峰會”期間發布第25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GFCI 25)。全球前十大金融中心排名依次為:紐約、倫敦、香港、新加坡、上海、東京、多倫多、蘇黎世、北京、法蘭克福。
  2018年9月,上海躋身第五,較上期(同年3月)提升一位,此次上海也鞏固了第五的排名。“上海的國際化程度不斷提升,規模、人才優勢突出,決定排名的50%權重來自主觀因素,即接受調查的全球人士打分,在這一方面上海的優勢明顯。”參與了此次排名項目的深圳綜開院金融所研究員余凌曲對第一財經記者表示。
  在他看來,如果上海要進一步提升排名,則需要下一番苦工,尤其要繼續提升開放度、拓展市場深度。上海自貿區、互聯互通(滬深港通、債券通等)等機制都對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起到了積極作用。
  上海鞏固第五排名2019年開始,上海建設國際金融中心進入決勝階段。按照《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行動計劃(2018-2020年)》,到2020年,上海將建成“六大中心”,形成“一個系統”,即全球資產管理中心、跨境投融資服務中心、金融科技中心、國際保險中心、全球人民幣資產定價、支付清算中心和金融風險管理與壓力測試中心。這也標志著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已進入沖刺階段。
  GFCI指數從營商環境、人力資源、基礎設施、發展水平、國際聲譽等方面對全球重要金融中心進行了評分和排名。紐約依舊占據領先位置,倫敦和香港的評分與上期基本持平,新加坡、上海的評分略有上升,多倫多排名有較大幅度上漲,從第十一上升至第七。
  近年來,上海的排名穩步上升。2017年,上海的全球排名從上一期的第13位躍升為第6位,首次進入全球前10。2018年9月開始,上海正式躋身第五。除了排名晉級,上海的金融市場總量近兩年不斷增加,體系不斷完善。2017年,上海金融業實現增加值5330億元,占GDP比重超過17%。
  本期全球金融中心指數研究了112個金融中心,指數共采納133個特征指標,定量數據由第三方機構提供,同時結合了來自全球各地共2373位受訪者填寫的在線問卷調查,“整合了調查結果后也發現,雖然東京、蘇黎世等看似開放度高于上海,但上海其實受到了受訪人士的較大青睞,各界尤其看好上海的規模優勢和人才優勢,近年來互聯互通的機制也大大提升了開放度。”余凌曲對記者稱。
  本次排名中絕大多數金融中心的評分有所提高,整體呈現良好發展態勢。亞太地區排名前五的金融中心的平均分已超過其他區域,西歐地區金融中心評分仍不穩定,蘇黎世、法蘭克福、巴黎和都柏林或受益于英國“脫歐”,評分有所上升。
  不過,余凌曲稱:“紐約、倫敦香港、新加坡等屬于英美法系的金融中心,其對金融創新容忍度比較高,以判例法為依托,而如法蘭克福、蘇黎世等大陸法系的金融中心,其創新能力相對不足。此外,倫敦的主要交易貨幣是美元,其地位和美元掛鉤,只要美元不下滑,倫敦的地位就很難改變。相比之下,法蘭克福等主要的交易貨幣還是歐元,其國際化程度不夠。因此,‘英國脫歐’也很難實質性影響倫敦的地位。”
  金融中心建設“三年沖刺”,上海市委、市政府在北京召開加快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座談會,市委書記李強稱,全力落實習近平總書記交給上海的三項新的重大任務和持續辦好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對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提出新的更高要求,賦予新的實踐內涵。
  關于未來如何加快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在本次座談會上,李強指出——上海正在成為全球金融機構最集中、金融要素市場最齊備、金融環境最友好的城市之一;加快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要把推進金融開放創新擺在重要位置;提升全球金融資源配置功能,是推進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的主攻方向之一,上海將下更大力氣優化金融生態;積極營造更具活力的人才環境、更加便利的工作環境、更加宜居的生活環境。
  上海已是股票、債券、貨幣、外匯、黃金、期貨、票據、保險等各類金融要素市場集聚。2018年,上海金融市場成交總額1645.8萬億元,同比增長15.2%。就全國而言,全國直接融資中的85%來自上海金融市場。
  一個真正的國際金融中心離不開健全、開放的資本市場。近幾年,外資在A股的占比不斷攀升。2016年6月A股闖關MSCI成功、2019年MSCI決定將A股的納入因子從5%擴至20%,滬/深港通這一“互聯互通”機制的平穩運作無疑是大功臣,其也對近幾年對上海在GFCI排名的提升至關重要。
  上交所國際發展部總監傅浩此前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2014年上交所和香港交易所建立滬港通交易機制,這是中國內地資本市場第一次與境外資本市場實現交易連通。“滬港通”曾被英國《金融時報》譽為歐元誕生以來最大的金融創新,其將兩個市場高度貫通。“‘滬港通’的開通吸引了全球關注,從那時開始,中國資本市場的國際地位不斷上升,全球對中國市場的投資熱情也不斷提升。”他稱。
  中債登副總經理兼上海總部副總經理徐良堆也對記者提及,鑒于中國債市今年4月大概率將被納入彭博債券指數,其他國際指數也有望跟隨,目前對中國債市仍處于“超低配”狀態的外資機構將持續增持。
  對標紐約和倫敦、提升開放度未來,上海要進一步提升排名,需要做的工作仍然很多,紐約、倫敦無疑是上海需要對標的國際金融中心。
  以客觀條件而言,倫敦和紐約都有強大實體經濟的依托,且具備充分開放和國際化的法律、經濟和商業環境、開放的金融市場、合理的監管體系等,但后天努力必不可少。
  例如,此前上海高級金融學院(SAIF)的報告就提及,英國為維護倫敦的全球金融中心地位做出了不懈的努力,包括扶持充分開放的金融服務業、采用靈活和不斷創新的監管框架、推動兩次金融業“大爆炸”改革;美國也是如此——在二戰后超級大國的基礎上,美國極力構造以美元為主導的國際貨幣體系,而完全開放的金融市場、寬松的監管框架和持續不斷的金融創新(如場內外衍生 品市場、資產證券化、現代信用體系、場外資本市場),都是紐約成為全球金融中心的重要條件。
  SAIF也提及,國際金融中心的主要條件包括以下八個方面明確的國家戰略定位和相應舉措,政治穩定、經濟發達、資本開放,具有合理、健全、高效的法治條件,充分開放、國際化和有競爭力的商業環境和支持服務,適度的監管體系(穩定、透明、規范、有效),豐富的高端金融人才池及維持其生活質量的國際化環境,有競爭力的稅收制度,靠近金融服務的對象。
  “開放度要和監管水平相呼應,盡管中國資本賬戶的全面開放不可能一蹴而就,但上海的監管水平與國際接軌,因此上海有能力進一步提升互聯互通能級,例如‘滬倫通’、‘滬美通’等,受訪人群對于自貿區的FT賬戶等也有較高的評價。”余凌曲對記者提及。
  對接國際標準也是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的“必修課”。以資本市場為例,MSCI亞太研究部主管謝征儐近期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專訪時提及,如果要在未來幾年進一步爭取剩余的80%,關鍵在于要使得一些機制和做法上更加與國際標準接軌,包括提升外資機構對于對沖、衍生工具的可獲得性,滿足風控需求;使中國境內較短的股票資金交割周期(T+0)與國際接軌(T+2);逐步向使用綜合交易賬戶機制過渡;化解互聯互通機制下的假期風險問題。
  余凌曲也對記者提及,香港在開放度和金融市場深度方面更為發達,而上海在市場規模、人才等方面則具備優勢。“上海和香港之間并非替代作用,二者可以在市場規模和開放度上優勢互補,呈現‘雙中心’的競爭合作格局。”上海市司法局會同市市場監管局、應急局,共同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公眾發布了《市場輕微違法違規經營行為免罰清單》,對于消防、工商、質量技監、食品安全等領域的三十四項輕微違法行為,免予處罰。這是全國首份多領域輕微違法免罰清單,以執法的包容審慎,向市場釋放溫情與善意,著力優化上海的營商環境。
  在以前的執法中,監管部門經常發現,一些企業在無意中的違法違規行為,并不涉及盈利,也沒有侵害他人利益,一旦監管部門予以處罰,會給剛起步的企業帶來很大的經濟負擔,還將影響企業的征信。而如果不予以處罰,又是監管部門行政不作為。
  例如,商家著急開門營業,在營業執照許可的日期前一天開張、企業在自己網站上發布視頻沒有標明是廣告、小物件遮擋了應急通道……
  事實上,《行政處罰法》第二十七條規定,企業違法行為輕微并及時糾正,沒有造成危害后果的,可以不予以行政處罰。究竟什么程度屬于輕微,司法局、市市場監管局、應急局在大規模走訪調研的基礎上,謹慎地作出了明確的界定,制定出臺了這份清單。
  《市場輕微違法違規經營行為免罰清單》對消防、工商、質量技監、食品安全等領域的三十四項輕微違法行為,免予行政處罰,從而成為我國首份多領域企業輕微違法免罰清單。自此,不僅界定了行政執法中的具體操作細節,也讓全市各個區、各個執法部門,有了統一的執法標準,達到適法統一的目的。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