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技術服務 > 約占全球煙民總數的30%

約占全球煙民總數的30%

    從總體上講,電子煙的問題主要集中在標準制定、行業監管、市場規范等方面。只有把生產標準定得高一些、產品質量抓得狠一些、市場監管盯得嚴一些,才能讓這個看起來充滿商機的行業更加健康、長久。 今天早上,多家上市公司發布公告回應與電子煙相關的報道。
  盈趣科技表示:公司僅為PMI客戶提供IQOS品牌電子煙精密塑膠部件產品的研發及生產,未開展該品牌電子煙產品整機設備的生產,且未開展煙液式電子煙相關設備或零件之業務,亦未生產電子煙煙液或煙彈等煙草產品;客戶的IQOS品牌電子煙產品尚未在中國市場銷售,且未在“315晚會”曝光的電子煙產品范圍內。
  和而泰表示:自2016年至今,公司未在電子煙相應領域開展任何進一步的技術關注、方案研發、商業思考與商業探索,公司在電子煙相應領域沒有開發對應產品與技術儲備、沒有對應客戶、也沒有對應開展任何商業運營與經營;同時,公司目前沒有在未來向電子煙等相關領域做業務擴展與延伸的計劃。
  順灝股份表示:經過向公司控股子公司上海綠馨電子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上海綠馨”)的溝通及問詢,截至目前,上海綠馨及其下屬子公司主要開展低溫加熱不燃燒煙具的研發和銷售,主要銷售市場為日本等國際地區,未涉及相關媒體報道的有害霧化類煙液電子煙產品。2018年底,占領美國75%電子煙市場份額的美國創業公司Juul,被萬寶路母公司奧馳亞集團收購,估值高達380億美元。這項協議促使1500名Juul員工實現財務自由,且每人拿到約130萬美元的年終獎。
  這一消息在國內不脛而走,嗅覺靈敏的商人們重新算了算這筆帳。數據顯示,作為全球最大的煙草市場,中國煙民數量達到3.16億,占全國總人口的23.07%;煙民總量位居全球第一,約占全球煙民總數的30%。
  與此同時,我國每年煙草領域的消費數額也遙遙領先于其他國家,每年的煙草消費量約在5000萬箱左右,占全球總量高達44%。2018年,我國煙草行業實現11556億元的工商稅利,同比增長3.69%;上繳國家財政總額10000.8億元,同比增長3.37%。
  龐大的煙民為中國煙草公司帶來了極為豐厚的利潤。在這萬億級煙草市場規模的基礎上,盡管國內電子煙滲透率僅為1%,但一旦被撬動,隨便切下一塊蛋糕足以讓人欣喜若狂。從0到估值380億美金,Juul只用了3年,這也讓國內不少創業者和投資人蠢蠢欲動。
  星瀚資本合伙人楊歌在接受獵云網采訪時表示:“電子煙賽道和市場是存在且有需求的,足夠站得住,絕對不是一時之間吹起的風口。”
  在楊歌看來,電子煙是像手機一樣的大眾智能硬件。不同的是,此時的電子煙是一個存量市場,并不需要開發并教育出一個新的市場,它所面向的用戶群體比較穩定,有比較強的發展空間。同時,電子煙的存在是幫助其面向群體養成一個更健康的生活習慣。
  風口之上:左手輿論,右手政策
  電子煙作為新事物,自打新生之日起,在安全性和政策監管等方面就爭議不斷。十年前如煙未能解決的事兒,到今天也依然不見起色。
  投資人似乎對能“上癮”的東西更感興趣。有投資人告訴獵云網,對于消費品而言,投資人看中的是高頻剛需強復購,而像煙草、酒等上癮型產品一定形成高頻剛需強復購,且用戶對這類產品的價格普遍不敏感,彈性較低,利潤較高。
  不過,吳世春在討論電子煙賽道值不值得看的時候曾擔憂,上癮類的東西國家都是要專賣,不管是不是電子的。甚至發問:動了煙草稅收奶酪的電子煙,結果會怎么樣?
  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直言:繼區塊鏈之后,創投界再次在風口前面臨價值觀的選擇,這錢不賺也罷。
  此外,天圖資本、眾海投資、頂商投資等眾多機構都表示仍處于觀望狀態,目前并沒有投資意愿。產品安全也好,品牌競爭也罷,很顯然,不明朗的政策導致諸多投資人遲遲不敢下手。
  從政策上來看,我國一直實行煙草專賣制度,加上國內的煙草行業一直相對比較傳統,未來電子煙是否會被納入到該體系,一切都還是未知數。
  因此,上文獲得融資的民營電子煙品牌在國內實際上處于三無產品的狀態,沒有監管、沒有生產標準、沒有安全認證,存在著巨大的安全隱患。如果僅靠行業自律,沒有相對應的監管措施來監管,一定不是長久之計。
  不過,監管的手已經慢慢伸向這團正在燃燒的火。繼杭州、南寧、香港等城市和地區在公共場所禁止使用電子煙之后,今年2月北京煙草專賣局全面開展打擊加熱不燃燒的新型煙草制品工作。與此同時,深圳在其控制吸煙條例征求意見稿中將電子煙納入了控煙“黑名單”。
  然而,在博派資本合伙人李歐成看來,比起政策更應該擔心的是輿論導向,大眾輿論大概率會影響政策風向。早年前,JUUL就曾因不當的宣傳引導致使青少年吸煙比例提高,遭到了美國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FDA)的強力監管。
  事實上,很多電子煙品牌設計和營銷時使用“健康”、“養生”、“時尚”等詞,把相對偏弱的傷害混淆成為絕對無害,似在培養和吸引新的非吸煙人群,青少年則是最容易被“侵蝕”的那批人。
  對此,MOTI魔笛CMO周潔表示,不誘導非煙民去抽電子煙應是行業的道德底線。同樣地劉玲認為,一直以來,電子煙在有害健康的基礎上盈利是一大爭議點。
  類似地,游戲是遞延滿足感的博弈,利用了人性的弱點。在使用合規范圍內,雙刃劍可以發揮益處,比如說幫助傳統煙民減量、戒煙,而不是引導非吸煙的轉變為吸煙受眾。018年下半年,市場開始騷動,國內電子煙被點燃。李洋也很興奮,作為行業老玩家的他自然不肯錯過這個賺錢的好機會。店內柜臺中間最顯眼處,擺放的正是新電子煙品牌--FLOW福祿。
  FLOW福祿是羅永浩前下屬—錘子科技001號員工朱蕭木創立的電子煙品牌。就在今年1月15日晚聊天寶的發布會上,羅永浩還曾親自為FLOW福祿電子煙站臺宣傳。
  其實在最一開始的時候,李洋要搶的是另一家電子煙品牌RELX悅刻的上海代理商,但下手晚了。“現在他們上海代理商躺著賺錢。”李洋眼神里滿是羨慕。
  落了空,因為看好羅永浩,愛屋及烏,李洋轉而將精力全放在爭奪FLOW福祿在安徽省的代理名額上,“很敬佩羅永浩,我覺得他這事兒應該能成。”
  高歌猛進,角逐“中國Juul”
  當羅永浩還在為聊天寶竭力吆喝的時候,電子煙的風就早已吹遍了大半個創投圈。年初,梅花天使創投合伙人吳世春在朋友圈發言:國內硬件創業什么最火?答案是電子煙!
  電子煙作為一個電池裝置,通過霧化器將煙液霧化,形成可吸入煙霧,一時間成了最有前途的領域。前有滴滴前高管汪瑩創辦的RELX悅刻獲投3800萬元,后有同道大叔蔡躍棟的YOOZ一天銷售500萬元,益爽、MOTI魔笛、靈犀LINX……各路人馬前赴后繼,生怕掉隊。伴隨著一線機構的資金注入,電子煙的號角正式吹響,賽道熱得發燙。
  2018年底,占領美國75%電子煙市場份額的美國創業公司Juul,被萬寶路母公司奧馳亞集團收購,估值高達380億美元。這項協議促使1500名Juul員工實現財務自由,且每人拿到約130萬美元的年終獎。
  這一消息在國內不脛而走,嗅覺靈敏的商人們重新算了算這筆帳。數據顯示,作為全球最大的煙草市場,中國煙民數量達到3.16億,占全國總人口的23.07%;煙民總量位居全球第一,約占全球煙民總數的30%。
  與此同時,我國每年煙草領域的消費數額也遙遙領先于其他國家,每年的煙草消費量約在5000萬箱左右,占全球總量高達44%。2018年,我國煙草行業實現11556億元的工商稅利,同比增長3.69%;上繳國家財政總額10000.8億元,同比增長3.37%。
  龐大的煙民為中國煙草公司帶來了極為豐厚的利潤。在這萬億級煙草市場規模的基礎上,盡管國內電子煙滲透率僅為1%,但一旦被撬動,隨便切下一塊蛋糕足以讓人欣喜若狂。從0到估值380億美金,Juul只用了3年,這也讓國內不少創業者和投資人蠢蠢欲動。
  星瀚資本合伙人楊歌在接受獵云網采訪時表示:“電子煙賽道和市場是存在且有需求的,足夠站得住,絕對不是一時之間吹起的風口。”
  在楊歌看來,電子煙是像手機一樣的大眾智能硬件。不同的是,此時的電子煙是一個存量市場,并不需要開發并教育出一個新的市場,它所面向的用戶群體比較穩定,有比較強的發展空間。同時,電子煙的存在是幫助其面向群體養成一個更健康的生活習慣。
  風口之上:左手輿論,右手政策
  電子煙作為新事物,自打新生之日起,在安全性和政策監管等方面就爭議不斷。十年前如煙未能解決的事兒,到今天也依然不見起色。
  投資人似乎對能“上癮”的東西更感興趣。有投資人告訴獵云網,對于消費品而言,投資人看中的是高頻剛需強復購,而像煙草、酒等上癮型產品一定形成高頻剛需強復購,且用戶對這類產品的價格普遍不敏感,彈性較低,利潤較高。
  不過,吳世春在討論電子煙賽道值不值得看的時候曾擔憂,上癮類的東西國家都是要專賣,不管是不是電子的。甚至發問:動了煙草稅收奶酪的電子煙,結果會怎么樣?
  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直言:繼區塊鏈之后,創投界再次在風口前面臨價值觀的選擇,這錢不賺也罷。
  此外,天圖資本、眾海投資、頂商投資等眾多機構都表示仍處于觀望狀態,目前并沒有投資意愿。產品安全也好,品牌競爭也罷,很顯然,不明朗的政策導致諸多投資人遲遲不敢下手。央視“315晚會”報道了部分霧化類煙液電子煙產品尼古丁含量標識不規范及煙液式電子煙煙霧樣本中檢測出甲醛等相關問題。
  在央視“3·15”晚會曝光“電子煙也會釋放有害物質”后,淘寶、京東、蘇寧等電商平臺當晚紛紛下架了電子煙產品。但在3月17日,有媒體記者登錄京東、淘寶等輸入“電子煙”,仍可搜索到大量相關產品。
  下架一天又上架,是不是商家在與公眾“捉迷藏”、與監管機構進行利益博弈呢?顯然,電子煙被3.15晚會曝光而下架,與其他被曝光的商品相比,還是有一定區別的。
  眾所周知,電子煙是伴隨著禁煙力度的加大,煙民又無法一下子“消失”的情況下,應運而生的。雖然尚無法替代卷煙,無法讓所有煙民都抽電子煙。但是,已經有一部分煙民改抽電子煙,這對電子煙行業來說,就意味著巨大的商機。
  而央視3.15晚會曝光的“電子煙也會釋放有害物質”,從一個側面反映出,野蠻生長中的電子煙行業的亂象,以及目前面臨的監管空白。對電子煙來說,不僅吸食環節,生產環節同樣會產生污染。
  實際上,電子煙的最大問題,首先是缺乏規范統一的行業標準。生產電子煙的企業五花八門,魚目混珠現象十分嚴重。如果能夠按照統一的標準進行生產,甚至在起步階段只能指定企業生產,電子煙的危害可能就會小得多。
  這也意味著,有關方面應當加快電子煙行業標準的制定工作,給企業生產電子煙一個明確的規范,確保電子煙生產有標準、質量有保證、排放有要求。如“3·15”晚會曝光的電子煙,是以煙油為主,通過霧化等手段,將尼古丁變成蒸汽,進而讓用戶吸食。果真如此,有關方面就必須對電子煙進行一次質量剖析、效果評價、功能考查,從而出臺嚴格的生產標準和工藝要求。不然,就禁止生產。
  同時,對電子煙消費市場,也要加強監管。對電子煙的銷售,也要像卷煙銷售一樣,有相應的監管部門隨時監督行業的發展,防止不合格產品、偽劣產品進入市場。在此基礎上,對電子煙的吸食,也應當有明確規定,有些公共場所,如高鐵、地鐵、飛機等,仍然不能吸食。一些重點公共場所,如醫院、中小學、幼兒園等,也要禁止,確保將電子煙的危害降至最小。
  
  美盈森表示:截至目前,公司及下屬子公司未進行電子煙的生產與銷售;公司全資子公司東莞美盈森在2014年,為一家電子煙客戶提供了小批量的電子煙產品包裝服務。
  昨日晚間,億緯鋰能回復深交所問詢函稱:參股公司麥克韋爾專門為客戶生產的含有煙液的電子霧化器產品,其煙液由客戶提供或向客戶指定的供應商采購;經核查,2018年,麥克韋爾近九成的電子霧化器產品直接出口歐美等海外市場;在業務模式上,麥克韋爾以ODM(OriginalDesignManufacture)和自有品牌為主;麥克韋爾只有約10%的產品銷售給國內客戶,并不直接銷售給消費者,不存在虛假宣傳的情形,也不涉及其他違法違規情形;麥克韋爾不生產電子煙的煙液;在生產過程中,麥克韋爾執行嚴格的檢驗標準,不存在違反國家法律法規的情形,確保產品標準符合客戶要求以及銷售地政府法律法規要求。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