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hg1088注冊 > hg0088注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

hg0088注冊: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

      隨后電子簽名在互聯網金融中大規模應用,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當年公布的132家P2P網貸平臺中,已經有70家引入了電子簽章或合同存證服務,并逐漸從互金向傳統金融和金融相關領域擴張。
  2019年1月份正式實施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電子商務法》,同樣對電子合同的使用做出了明確規定,無疑是電子簽名市場的又一利好。
  一般來說,電子簽名的主要收入包括合同簽署費用、認證服務費、API接入費用等等,普遍采用簽約份數和次數進行收費。即使按照最低的收費標準2元/份,考慮到國內電子商務市場動輒千億的訂單量,電子簽名的潛在市場規模也高達數千億。
  騰訊、阿里等互聯網巨頭們顯然不愿意錯過這樣的種子市場,而在產業互聯網的浪潮下,巨頭們的戰略和投資都在轉向,既然無法憑一己之力完成對各個垂直賽道的深耕,投資或并購便無可厚非。
  比如在人工智能賽道上,百度、阿里、騰訊、京東等互聯網巨頭的活躍度,甚至已經超過了傳統的投資機構,尤愛B輪以后的中期項目。如此一來,巨頭投資電子簽名賽道并不值得意外。
  獨立還是投靠?或許對于普通消費者來說,對“電子簽名”的認知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在資本和互聯網巨頭的眼中,恐怕已經是一個井噴的市場。
  2018年4月份,美國電子簽名服務商DocuSign正式登陸納斯達克,市值一度突破100億美元大關;
  2018年8月底,國內電子簽名領跑者“上上簽”完成3.58億元的C輪融資,距離3月完成1億元B輪融資僅過去5個月時間,當年融資總額超過其他所有電子簽名玩家總和;
  2019年3月初,另一家電子簽名公司“法大大”宣布完成C輪融資,騰訊首次出現在電子簽約領域的投資名單中;
  幾乎在同一時間,第三家電子簽名公司也傳出了即將C輪融資的消息,阿里釘釘有望成為領投方。
  早在2014年的時候,電子簽名領域的創業者多達幾十家,先后在2015年和2016年拿到天使輪和A輪融資,但在2017年和2018年逐漸出現分水嶺,僅剩上上簽等寥寥數家成為資本的寵兒。當上上簽2018年唯一拿到C輪融資之時,甚至有媒體判斷,電子簽名大局已定,出現一家獨大的局面。
  到了2019年,當騰訊、阿里相繼出現在電子簽名的投資名單里,兩大互聯網巨頭的入場,市場似乎要再起波瀾。
  巨頭染指電子簽名
  阿里和騰訊同時看向這一市場,并不值得意外。
  DocuSign的市場表現足以吸引大多數投資者的目光,國內的創業者有了更多的曝光機會,何況To B早已成為BAT們的新目標,電子簽名又是血統純正的SaaS戰場。
  即便從電子簽名本身來看,利好越來越多,正變成誘人的 “錢海”。
  2016年8月份,銀監會頒布的《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第二十二條中規定:“各方參與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需要對出借人與借款人的基本信息和交易信息等使用電子簽名、電子認證時,應當遵守法律法規的規定,保障數據的真實性、完整性及電子簽名、電子認證的法律效力。”
 
  從消費互聯網到產業互聯網,巨頭們的策略一開始就是商業需求驅動的,投資、收購或者直接復制市場上的成功案例,盡可能避免漫無目的的布局和不必要的失敗。
  留給創業者的選擇并不寬裕,背靠大樹或者獨立做大。電子簽名也是如此,有人接受巨頭投資,也有人謀求獨立發展。
  按道理說,創業本就是一場淘汰率極高的危險游戲,一個接一個暗礁,稍有不慎都可能Game Over,搭上巨頭的大船等同于多了一份保險。但在電子簽名市場,卻不急于下結論。
  有別于企業級市場寡頭并立的格局,電子簽名市場的馬太效應和贏者通吃已經在美國市場驗證:當第一名確立優勢之后,其他競爭對手幾乎沒有可能完成彎道超越。
  美國電子簽名市場排名前三的分別是DocuSign、AdobeSign和HelloSign,當DocuSign確立優勢之后,就開始一騎絕塵,最后奠定了一家獨大的地位;第二名AdobeSign雖然背靠軟件巨頭Adobe,市場表現一直不溫不火;第三名HelloSign無奈在今年年初以2.3億美元估值賣身Dropbox。
  原因在于,電子簽約是一種雙向或多向行為,假如上下游合作伙伴都在使用A平臺,客戶就不可能成為B平臺的用戶。DocuSign的上位正是抓住了T-Mobile、Salesforce、Morgan Stanley(摩根史丹利)以及Bank of America(美國銀行)等頭部客戶,然后憑借出色的產品能力和服務能力迅速跑馬圈地。
  電子簽名賽道的領頭羊一旦編織了龐大的頭部客戶網絡,后來者就難以撬動。
  中國的電子簽名賽道中,上上簽的打法和DocuSign最為相似,一開始就瞄準了優質大客戶的積累,包括交通銀行、建設銀行、匯豐銀行、聯想、鏈家、我愛我家、肯德基、光明乳業、永輝超市、菜鳥物流、沃爾沃、美團、知乎等等,拿走了三分之一的市場份額。
  也就不難理解其他電子簽名玩家選擇站隊的無奈,畢竟巨頭手里有創業者望之不及的資源,有著龐大的生態鏈和超強的聚集吸附能力。接受巨頭投資,還有生存的希望;不接受,可能直接出局滑向深淵。
  To B的游戲規則,相比于追求財務回報的機構投資人,巨頭們的心思縝密了許多,項目回報往往不是思考的重點,如何通過外部投資做大自身的籌碼才是核心。
  騰訊、阿里的加入,勢必會讓電子簽名市場變得更加復雜。
  有了巨頭的加持,會在某些階段起到關鍵作用。除了巨頭自身的資源之外,還可以借著巨頭的背書和生態鏈,拿到更多的訂單,進一步抬高估值。這大概也是很多創業者樂于吸納巨頭資金的原因,搭上巨頭的順風車,遠比自己苦苦經營有安全感。
  也可能只是看起來很美,至少在To B的游戲規則里,站隊的同時也暴露了兩個風險點:
  一是技術和服務的中立性。
  電子簽名的特質是偏技術化、偏底層,加上行業本身對安全性的苛求,如何在技術和服務的中立性上自圓其說,成為電子簽名玩家必須要思考的問題。要知道,國外和數據中心相關的業務都在強調中立性,以打消合作伙伴的數據安全顧慮。
  2017年,俄羅斯聯邦儲蓄銀行未能與阿里達成合作,正是憂于未來可能存在的競爭關系。在中國市場上,銀行、政企等頭部客戶們,上云時也很少和擁有龐大金融、數據生態的互聯網巨頭合作,數據安全和競爭關系難辭其咎。
  站在中立的立場上看,電子簽名玩家之間的關系開始微妙起來。站隊騰訊的注定要失去阿里系客戶,同樣站隊阿里的也很難拿到騰訊系的訂單,其他客戶在選擇電子簽名服務時也要慎重考慮其中的競爭關系。反倒凸顯了不站隊的自主性,比如以中立的角色牽手巨頭打造開放生態、制定相關標準,正是當前電子簽名行業最大的痛點。
  二是在巨頭生態體系中的定位。
  創業者和巨頭的關系里,從來都沒有“平等”一詞,往往是巨頭占據絕對的主導權,創業公司成為巨頭戰略布局的一個環節或一顆棋子,從一開始就失去了成為巨頭的機會。回看那些站隊的超級獨角獸們,大多成了巨頭的一個業務分支,逐漸失去了獨立發展的權利。
  此外還要考慮創業項目對于巨頭的價值,如果僅僅只是財務上的投資,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競爭形態。人工智能領域的出門問問就是典型的例子,曾因被谷歌投資而聲名鵲起,但也只是拿到了一些不那么核心的權限,盡管谷歌是世界上最強大的AI公司之一,出門問問則始終要進行獨立的技術研發,并沒有享受到谷歌的技術紅利。
  要么被巨頭鎖定,要么被巨頭“遺棄”,并非故事中的那般美好。
  創業也是一種取舍的過程,可以不計較一時的得失,但千萬不能失去關鍵時刻的優勢。美國食品和藥物管理局13日宣布一項新政策草案,擬進一步嚴控青少年使用電子煙,將規定部分產品不能出售給青少年或直接下架。
  這項政策草案主要針對有某些香味的“香型”電子煙,規定這些電子煙應在18周歲以下人士不能進入的區域銷售,網上銷售商須通過第三方對購買者身份和年齡進行驗證。此外,該政策草案還計劃強制下架那些采用果汁盒、糖果等包裝引誘青少年購買的電子煙產品。
  不過,煙草味、薄荷味和薄荷醇味的電子煙不受此次政策限制。美藥管局說,這是因為有證據顯示這幾類電子煙產品更受成人喜歡,有些成人還用它們幫助戒煙。目前來看,青少年更喜歡帶其他香味的電子煙。美藥管局表示將監控相關數據,會根據情況變化而改變政策。本次草案發布后有30天時間供公眾提意見。
  美藥管局去年以來多次警告商家不要誘使青少年購買電子煙。最新宣布的這項政策草案的一個重點是將“強制執行”有關措施。此前的電子煙管控政策缺少具體規定和強制性措施。
  美藥管局局長斯科特·戈特利布說,美國青少年使用電子煙已達到“流行性級別”,造成“越來越大的風險”。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有超過360萬美國中學生吸電子煙,較2017年激增150萬。
  有研究顯示,電子煙蒸氣會損傷肺部免疫細胞,其危害可能要大于此前的認識,且嘗試電子煙的青少年可能更容易開始吸傳統香煙。

天津快乐十分中奖查询